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大烟袋风波
更新时间:2021-12-09

大烟袋风波

大烟袋风波

纪晓岚38岁那年秋8月的一天,上完早朝后,回到办事房想抽袋烟,可是找不到自己那杆大烟袋了,还以为是出门匆忙忘在家里,好歹身边还有备用的,没让烟瘾困住。一天的事务处理完后,回到家里,人还没进屋,就惊讶地看到了他的大烟袋,给扔在门口的地上,还给撅折了,立刻就来了气。他一边拾一边大声嚷:“谁干的!谁干的!”没有人应声。纪晓岚嚷着进了屋门,一看夫人正在堂屋坐着,就举着烟袋问夫人:“谁干的?”他这一问,夫人就指着他喝道:“出去!出去!!给我出去!!!”纪晓岚有点懵了,立着没动。夫人又站起来把他推出了门外,还稀里哗啦地拴了门。纪晓岚立在门外,又懵了老半天,才回了点味儿,烟袋一准是夫人给撅的。夫人怎么跟我抽烟较开劲了?不反对我抽烟啊,再说她自己也抽啊?怎么想也想不明白。这个时候,管家老刘正过来,他叫住了管家,问:“老刘,夫人今天怎么了?”管家异样地看着他,还反问他:“纪大人,你不知道?”“不知道,为什么呀?”纪晓岚说。管家就把纪晓岚拉到了旁边,又问:“纪大人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不知道?”“我真不知道,我干吗装!”纪晓岚又说。管家不信他的话,就说:“纪大人,你还是快跟夫人认个错吧,要不这事过不去!”纪晓岚更糊涂了,又问到底出了什么事。管家一看,这才直说:“你那烟袋是张彪给送过来的,他说你忘西花楼了,夫人能不生气吗!”这西花楼是妓院,京城的人都知道。“啊,有这事!”纪晓岚一听吃惊了。管家就又说:“纪大人,给夫人认个错,没嘛大不了的,就说一时糊涂不就完了吗!”纪晓岚一听来气了:“说什么呢!说什么呢!我什么时候去那地界了?!”“纪大人啊,烟袋人家都给送家来了,你还嘴硬,真是的!”说完这句话,管家老刘转身气哼哼地走了。“这……”纪晓岚也不知道说什么了。可是,他知道了夫人撅烟袋生气的原因了,夫人是怀疑他去窑子了。管家走了,剩纪晓岚一个人呆在那儿,想了半天,也没想出他的烟袋怎么就到了西花楼,可是这事不弄明白了,他还真没法跟夫人说清楚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烟袋是张彪给送过来的,得找张彪去。也顾不得天晚了,也顾不得吃饭了。到了西花楼,他不想进去,就进了旁边的茶馆,叫茶馆掌柜的把张彪喊了过来。纪晓岚不认识张彪,可张彪认识纪晓岚。坐下后,纪晓岚就问张彪:“你是张管事?”“是,纪大人。”“哦,张管事,是你把烟袋给我送家去的?”“是我,纪大人。”张彪点头答,一点都不回避。“谁让你送去的?”纪晓岚又问。“红莲姑娘”张彪又答。纪晓岚看了看张彪,又问:“我的烟袋怎么到她那里呢?”张彪听了,有点不乐意了:“哎,我说纪大人,不是你自己忘她屋的吗!”“我忘她屋的!我什么时候去她那儿了?”纪晓岚声音也高了。张彪更不乐意了:“你什么时候去,我管不着,叫我送烟袋我就送烟袋!”说完,张彪抬屁股走了。纪晓岚什么都没问清楚,看来只有找红莲姑娘了。这红莲姑娘纪晓岚知道,是西花楼的头牌窑姐儿,牛气的狠,从来都是人去她那儿,叫她出来不那么容易,他听说,连皇上都得上她门。再说纪晓岚也觉得不能去那地界儿,让人看见了,再把话传到夫人那里就更麻烦了。纪晓岚就觉得这事一时半会儿的弄不明白了,时候也大半夜了,肚子也饿了,就找了个没打烊的饭铺吃了点东西,吃完饭才往家走。走了一个多时辰才走到家门口,可是连大门也叫不开了。因为夫人早跟看门的说了,谁敢开门就打断谁的腿。这些下人也讨厌纪晓岚做的事儿,跟夫人站一条战线上了。没有办法,纪晓岚只好找了个客馆住了一夜,可是一夜翻来覆去的也没睡着,闹心啊。第二天上早朝,纪晓岚在朝堂上,怎么也控制不住,一个劲儿的打哈欠。龙椅上的乾隆皇上,早看眼里了,就喊:“纪晓岚,纪晓岚”连喊了两声。“啊啊,臣、臣在。”纪晓岚才带着眯瞪回答。“纪晓岚!”皇上又喊了一遍,把声音拔高了。“臣在!”纪晓岚这会儿声音大了,他醒盹了,赶紧出列,听皇上作指示。就听皇上问他:“你怎么一个劲儿的打哈欠?”“啊,回万岁爷,臣夜里没睡好。”纪晓岚又赶紧回话。“没睡好,你干嘛去了?”皇上又问。“回万岁爷,臣什么都没干,就是失眠了。”“都像你这样失眠,上了朝就打哈欠,还怎么办差呀。”“臣、知错了。”“知错?”“哦,臣知罪了!”纪晓岚一听皇上不满意,赶紧改口。“知罪,知什么罪?”“失眠打哈欠之罪。”纪晓岚这话一出口,朝堂上哄地一声笑开了,乾隆也憋不住笑了,只有纪晓岚一个没笑,他笑不出来。过了一会儿,皇上不笑了,大臣们还没笑够,乾隆就说:“好了好了,都别笑了。”朝堂上才渐渐安静下来。乾隆又说:“纪晓岚,朕还没说你有没有罪,可是不是有罪,你得把这个失眠打哈欠的原因,跟朕说清楚了,说清楚了再定有罪没罪,你说吧?”纪晓岚一听咧嘴了,这事怎么说呀,可皇上说话了,不说就是抗旨啊,不说真话那是欺君啊,那一条比失眠打哈欠罪名都大,没办法,只好吞吞吐吐地把烟袋的事说了。大臣们听了又都笑了起来,乾隆也笑,一边笑还一边说:“纪晓岚,你不说你夫人宽容、大度、贤惠,从来都不发脾气,从来都没跟你红过脸吗。可你这么一说,朕明白了,就是个河东狮吼吗?啊!”“对对对对,河东狮吼,河东狮吼……”大臣们一边笑一边跟着起哄。其实,乾隆对他一夜的行踪一清二楚,早派人屁股后头跟着他了。纪晓岚也一下子明白了,烟袋的事是个“局”,这局,一准是皇上给做的,一屁股坐下了,委屈万分,眼泪也跟着下来了。大臣们更笑了,乾隆也笑。纪晓岚一边哭还一边说:“皇上,你怎么这么捉弄臣啊!”乾隆听了就从龙椅上下来了,来到纪晓岚跟前,弯下腰对他说:“不是朕捉弄你,是你天天吹,见人就吹,还跑到太后那儿吹,在朕面前也吹,干吗,想让朕赐她个‘贤德夫人’呀?成啊,可朕得考考她。只可惜呀,没考中,没考中啊!”纪晓岚见皇上凑到他跟前来说话,不敢哭了,仰起脸来听着皇上说完。哎哟,心里别提多悔了,还觉得夫人太蠢了。可是往深处一想,自己不也没看出来吗,怎么能怪得夫人呢。乾隆看他不哭了,直起身来说了声,纪晓岚平身。纪晓岚委屈地说了声谢皇上,这才爬了起来。纪晓岚明白事情原委后,想跟夫人说清楚,一连几天,回到家里,都想见夫人,可是夫人就是不让他进屋。没办法,他只好站在门外说,但是不管他怎么说,夫人就是不相信,就是不给他开门。夫人不让进屋,班儿不能不上。这天纪晓岚正在办事房里处理差事,皇上进来了。进来后就问纪晓岚跟夫人说明白了没有?纪晓岚苦瓜着脸摇了摇头没说话。“那,让你进屋了吗?”皇上又问。纪晓岚又摇了摇头。乾隆就哈哈地笑着走了。纪晓岚的心里可是直埋怨皇上,这做得叫什么事呀!皇上走了不到半个时辰,刘公公来了,进门就说,:“纪大人,别忙活了。”纪晓岚问干吗?刘公公说:“去你们府上啊。”纪晓岚问干吗去。“哟,这可是皇上的旨意,不能跟你说。”刘公公说。纪晓岚脑子转的快,马上猜到了,就领着刘公公来到家里。纪夫人一听刘公公来了,她也知道刘公公是皇上身边的,赶紧开门迎接。一见面,刘公公就看到她那对发红的眼睛了,便拉着女人腔说:“哟,纪夫人啊,这是怎么了,是不是纪大人欺负你了,你跟我说,我给你做主,我要做不了主,皇上说给你做主。”夫人一听,两行热泪又下来了。“哎哟,还真委屈。这样吧,屋里说。”几个人就进了屋。刘公公进了屋,人没坐,马上说:“纪夫人听着,皇上有赏。”夫人像是听错了,有点愣神儿,纪晓岚赶紧拉着她跪下了。刘公公就说:“赏玉镯一副。”说完就把玉镯放到纪夫人的手上。纪晓岚赶紧叩头大声说,谢皇上赏赐!可是夫人没答声,也没叩拜。刘公公看了一愣,马上催说:“纪夫人快谢隆恩啊!”纪夫人还没说没拜,纪晓岚一拉她,还把他推到一边,而后站起来,走到刘公公跟前,把玉镯放回他手上,才说:“这个我不能要。”“为什么呀,这可是皇上赏你的。”刘公公不明白。“无功不受禄,皇上干吗要赏我。”纪夫人淡淡地说。“哎哟,纪夫人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。”“我是不明白,让我明白什么?”纪夫人又说。刘公公这才说:“纪夫人啊,纪大人的烟袋是、是皇上跟你们开了个玩笑。”“哦,是皇上……!”纪夫人听了有点惊讶,可是话头一转说:“刘公公你瞎说什么呀,皇上怎么做这种事呢。”“纪夫人哪,确实是皇……”“刘公公,你别说了,我全明白。”说到这儿,回头指着纪晓岚生气地说:“你看看你,你自己做龌龊事,还让皇上出来给你擦黑!”纪晓岚一听有点吃惊了。刘公公也听的明明白白,因为烟袋是皇上让他给拿到西花楼的,这分明是说他和皇上呀。他刚想解释,纪夫人回过头来了,没等他开口就说:“刘公公,我求你给皇上带句话。”“你说。”刘公公说。她就又指着纪晓岚说:“他就是吃得多了撑得,皇上甭替她担待!”纪晓岚惊得闭上了眼睛,刘公公也皱紧了眉头。刘公公脸上热辣辣的,觉得没法再待下去了,再待下去还不定听到什么难听的呢,赶紧走吧。可一看手里是玉镯,就说了一句:“这个你还是留着吧。”说着就放到了桌子上,然后迈着娘们儿步走了。纪夫人看了看,扭身冲刘公公说:“那我给皇上磕头了!”刘公公一走,纪晓岚更提心吊胆了,夫人刚才的话,分明是说的皇上!他听得明白,刘公公能听不明白吗,倘若对皇上说了,还不大祸临头啊!纪晓岚赶紧追了出去,求刘公公别把夫人说的话告诉皇上。可刘公公头都不回,冷冷地说,不用纪大人吩咐,我知道怎么做。看看刘公公那劲头,纪晓岚真不知道,接下来会是什么祸事!纪晓岚回到屋里直埋怨夫人不该那么说。夫人看着他说:“怎么了,我就这么说,不好好当自己的皇上,就是吃饱了撑得。”纪晓岚的担心还真就来了,刘公公回去后把话跟乾隆一学,乾隆听得很明白:“这、这哪里是说纪晓岚,分明是说朕吗!”“我也觉得是。”刘公公还加醋。“好你个河东狮吼。”乾隆气生生地说。“皇上,不如就赐她个狮吼夫人。”刘公公又点盐。“不,那倒便宜她了。”乾隆一摆手说。“皇上的意思呢?”“哎,纪晓岚那小妾不是殁了吗。”“是,死了半年多了。”“他还有别的小妾吗?”“好像没有”“好,我就赐他一个,叫他个河东狮吼吼去吧。”乾隆说完哈哈地笑了。第二天,刘公公就带着宫女小珍来到纪晓岚家里,对纪晓岚和夫人宣旨:“皇上口谕,纪晓岚无妾,赐小珍为妾。”纪晓岚听了,没敢领旨谢恩,可是夫人见这小珍,也就20 出头,有模有样,跪在地上谢恩领旨了。刘公公回来跟乾隆皇上一禀报,乾隆听后,一拍大腿说:“我们中圈套了,这个婆娘比纪晓岚还聪明!”刘公公一听都愣了。原来纪晓岚那个小妾殁了后,夫人就让他再纳一个。因为纪晓岚才38岁,正当壮年,而自己年过四旬,身体也不好,有些担心,可纪晓岚一直摇头推托。后来这事同僚们都知道了,因为平时纪晓岚爱逗,占了不少嘴尖上的便宜,这会儿都有调笑的话柄了,说纪晓岚怕老婆,连妾都不敢纳了。再后来皇上也知道了,还传到太后的耳朵里。皇上三宫六院,七十二嫔妃,大臣们也都三妻四妾的,纪晓岚连个妾也不敢纳,皇上是觉得新鲜,太后是怜悯他,所以都问过他。纪晓岚就在皇上太后面前说了不少夫人的好话。乾隆皇上听偏了,还以为纪晓岚是给夫人讨名分呢。夫人原来生气,是觉得让他纳妾,他不纳,却往青楼里跑,能不生气吗。可是刘公公一来,她就明白了。于是,就想出让皇上赐妾的办法,没想到真就成了。

祝福厅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祝福厅(zhufuting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21 祝福厅 zhufuting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