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医院里的兔唇弃婴
更新时间:2022-06-28

一、午夜黑影

医院里的兔唇弃婴

凌晨四点,万籁寂静。护士站的呼叫器响了,护士长丽娜抬头看了一眼呼叫器,起身向呼叫的病房走去。

这时,楼道防火门慢慢的开了一条缝,里面窜出一条鬼鬼祟祟的黑影,他左顾右盼确定无人之后,蹑手蹑脚地走到护士站,把手中的“行囊”放在护士桌上,用手轻轻的拍打了一下。然后急忙返回楼道关上防火门,悄然无声疾步走下楼,走出候诊大厅,消失在夜幕中。

护士长丽娜走出病房,随手带上病房门向护士站走去。夜很静,走道里尽是丽娜伴有回音的脚步声。

突然,“咕哪、咕哪……”一阵撕心裂肺的啼哭声打破了夜间的沉静。丽娜被突如其来的哭声吓了一跳。几秒钟后她随即镇静下来,凝神侧耳一听,是婴儿的哭声。声音是从护士站传过的,丽娜心想:难道有急诊?她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。

护士站空无一人,哭声是从护士桌上的襁褓中传出来的。丽娜警觉的走上前伸头一看“啊”的大叫了一声。

原来襁褓中包裹着一个刚出身不久的婴儿,婴儿患有先天性唇腭裂,俗称兔唇。由于婴儿在大声哭叫,面部有些扭曲变形,脸上还残留着生产时的血迹,乍眼一看丽娜也禁不住叫出声来。

看着随着哭声蠕动的襁褓,丽娜回过神来,用手摸了摸两侧还有余温,这孩子是刚放下的。她连忙抱起孩子,低声喊道“谁的孩子?谁的孩子?”心里却咯噔了一下,夜半三更的谁会把自己的孩子扔在这冰冷的桌上,不会是个弃婴吧?虽然丽娜心里明白,产科今天就没有接生过唇腭裂的孩子,她还是抱着孩子查看了每个病房,确认病房的孩子安然无恙后。她不敢怠慢,随即拨打了保安室的电话。

不一会,保安来了到妇产科。他告诉丽娜,他们查看了医院的监控录像,可以确定孩子是一个中年男人抱进医院的。他身穿黑色上衣,头带一顶短边的草帽,大约凌晨三点四十五分抱着孩子走进候诊大厅,凌晨四点独自一人离开了候诊大厅。

第二天,丽娜把捡到孩子的事上报了医院,医院也向卫生局和民政局通报了此事。卫生局协助在辖区医院内寻找孩子母亲的线索。民政局根据法律规定做好孩子收养人的联系工作。但在没有找到父母和收养人之前,暂时寄养在产科。

二、善良产妇

产科本来就很忙,在把弃婴交给产科负责,丽娜首当其冲的在成了孩子的临时养母。

第二天下午,丽娜试着给孩子喂奶,她不是吸不着,就是吸进嘴里的奶水又从顺着嘴角缺口流了出来。丽娜只好改用汤匙一匙一匙的喂,可饿极了的孩子着急吞咽,总是被呛得面红耳赤。

正值丽娜无奈之际,抢救室门前站着一个二十多岁面色憔悴的女子,她看着丽娜黔驴技穷,轻声说:“医生,我来吧。”她叫金凤,是今天早晨从镇卫生院转过来的。

丽娜满脸疑惑的问道:“你行吗?”

金风说:“不知道,我试试吧!”

说着伸手接过丽娜手中的孩子,又问:“取名了吗?她叫什么?”

“叫她好好吧,希望她的一切都会好起。来”丽娜灵机一动给婴儿取了个名字。金凤没在问,抱起孩子就往病房走,丽娜跟着进了病房。

金凤坐到自己的病床上,奶水已经浸湿了衣服,她用手轻轻的揉了揉乳头,掀起衣服笨拙的把乳头放进好好的嘴里,好好开始吮吸,不再哭了。

金凤低头看着吃奶的好好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流进了嘴里。

这时,金凤的你父亲提着饭盒走进病房,看到泪流满面的女儿,怒吼道:“医生,你在干什么?快把娃娃抱走!”丽娜吓得不知所措,连声说对不起,慌忙去抱金凤手里的孩子。

金凤推开丽娜,抽噎着说:“爸,不关医生的事,这孩子太可怜了,不给她吃我也要得把它全挤掉。”

金凤说着把孩子递给父亲看,想博得父亲的同情。出乎意料的是,金凤爸看到金凤手中的兔唇儿,吓得一个趔趄后退了几步,满脸惊诧,欲言又止,站在一旁默不做声了。

那天之后,金风每天都会给好好喂奶,帮好好洗澡、换尿片。好好哭闹时,只要金凤一抱过去好好就不哭了……

几天后,好好学会吃奶了,金风也病愈出院了。出院那天,还特地让父亲给买了许多婴儿奶粉和衣服送给好好。

三、机场风波

几个月后的一天,丽娜驱车风驰电掣的飞弛在去机场的路上,她今天略显激动或焦躁不安,不停地向行驶在前面的车辆按喇叭。那是因为好好要乘坐今天中午11:50的航班去北京,再转机去美国,她想再见她最后一面。

丽娜气喘吁吁的走进机场大厅,尼克夫妇站在机场大厅中央使劲向她挥手示意。“还好,总算赶上了。”丽娜说着伸手去抱好好,不停地在好好的额头和小脸蛋上亲吻着说“宝贝,要去美国喽,让阿姨亲亲,以后就亲不到了。”机杨广播传来了播音员柔美动听的声音:请乘坐CZ2586航班的旅客,请到5号候机厅等候上机。尼克夫妇与丽娜道别后,向安检口走去。

这时,从机场大厅外冲进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身后还紧随着一个年纪略长的男人。女人对着安检口大叫:“不能走!不能走!”趁大家回头之机,女人一个箭步冲到尼克夫妇前面,摆出了一个“十”字的姿式。夫妻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都愣住了。好在机场安保人员上前维持秩序,强行拉走挡在安检口的女人。女人却拉着不放,顿时几个人乱成一团。丽娜听到吵闹声,急忙上前看个究竟。

出了事,一下子吸引了众多的围观者。

那女人半跪半蹲死死拉着尼克的手哀求说:“不能走,求求你,她是我的孩子,你不能把她带走!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吧!”

丽娜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几个月来,好好一直是个无人认领的弃婴,这时候出来认领孩子,有何用意?不会是想讹钱?!

她冲上前住女人的手厉声问:“你说什么?她是你的孩子?凭什么?”女人转过头来的刹那,丽娜满脸惊愕的叫了起来“金风,是你?这是怎么回事?”金风满脸泪水,愤恨地她用手指了指身后男人:“是他,把我的孩子给扔了,还骗我说孩子生下来就死了。”说着已泣不成声。

丽娜一眼就认出那人是金凤的父亲。她毫不留情的说:“大叔,这可是你的外孙女啊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哪,就因为她有生理有缺陷就把她给丢了,你还是人吗?”丽娜的话好像一条导火索,将蓄势待发的围观人群引爆了,他们指着柳二骂开了:“虎毒不食子,自己的外孙女都……”

金凤爸差点被愤怒人群的唾沫星子给淹死,脸红一阵紫一阵,最后变得面无血色,像一尊蜡像任凭路人责骂。过了半晌才把事情的经过全盘托出,道出原委。

四、另有隐情

这事还得从头说起。金凤妈死的早,父女俩相依为命,金凤爸又当爹又当妈,一把屎一把尿地把金凤拉扯大,日子过得倒也平静。

金凤高中毕业后,怀揣梦想走出大山,走进了五彩缤纷的林城。她想逃离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,想找一个相爱的人结婚生子。

金凤到城里打工不到一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金凤认识了张强,两人一见钟情,情投意合,时间不长双双坠入爱河。几乎到了谈婚论嫁,金凤才知道张强是个有妇之夫。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。这消息很快传到了金河村,就像一棵重磅响雷,炸响了平静如水的山村,金凤成了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“哟,金凤真是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啊,出去一年就找了个城里人,还是个当官的,有钱有势,金老头这回可以进城享清福了……”

“为了做城里人把山里人的脸都丢尽了,做了人家的二奶,人家只不过看上了她年轻貌美玩玩而已……”

村里人当着金凤爸的面是冷嘲热讽,背过身去尽是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,气得他几天都没敢出门。

金凤爸知道,女儿性子来了,十头壮牛也拉不回来。只好旁敲侧击劝导她放弃这段没有结果的恋情。可金凤觉得就算自己有百个错千个错,肚里的孩子没有错,她一定要把她生下来。。

几个月后的一天,金凤为了避开村里的人群心急火燎的往家赶,可能是走得太急动了胎气,下午肚子一直隐隐作痛。晚饭时,阵痛更加明显,有时疼得大声哭叫。眼看孩子就要生了,卫生所离村还有十几里路,又担心孩子生在路上。金凤爸只好请村里的产婆到家里给金凤接生。

傍晚,金凤爸焦急地守候在房外,等待房里的消息。不一会,产婆慌慌张张从房里跑出来,语无伦次地说:“金叔,金凤生…生了个缺嘴女孩,好像是没气了,要马上送卫生院……”没等产婆说完金凤爸就冲进了房里,因生产时用尽全力产下孩子,金凤筋疲力尽的睡着了,身边的躺着随意包裹的兔唇儿。

他用手在孩子的鼻子上探了一下,已经没气了,虽然有太多的不舍,他强忍泪水自己去安葬刚出生就妖折的孙女。

金河村里有个习俗,十岁以下的小孩子死了,不能从前院出门,只能在自家后院的墙上挖个洞抬出去,说是不让小鬼寻路回来作祟。

金凤爸依照习俗在后院的墙上挖了个洞,把婴儿悄悄抬了出去。

他挖好土坑,把死婴放进坑里埋了准备填土。谁知坑里的婴儿突然“咕哪..咕哪…”的悲嚎起来,在林间尤其刺耳。

婴儿没死?!敢情是他把她丢进土坑时撞开了之前堵在她咽喉的东西,这会才通了气。刚才还暗自庆幸老天爷帮了他的忙,把这不该出世的孩子带走了。此时,又非常懊恼老天爷怎么会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。

他非常气愤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嗷嗷待哺的婴儿,慢慢抬起那只粗壮有力的手放在她的喉咙上,婴儿哭声变得越来越小,满脸涨红。他的脸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,紧张得直喘粗气,最后唉叹了一声,松开了那双还在瑟瑟发抖的手。

他下不了手,又不愿让其它人知道婴儿还活着。思来想去,唯一的办法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孩子扔到没人知道的地方。

主意已定,他马不停蹄地赶往林城。他到林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,气温骤降,路无行人,人口密集的客运站早已门户紧闭。正在不知所措时,一辆救护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,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。

五、水落石出

原来,那天在医院,金凤爸看到兔唇儿后,一直忧心忡忡,愁眉不展。他不相信上天会如此捉弄人,这么多家医院,为什么他偏把孙女丢弃在这家,乡卫生院怎么偏巧把急救的女儿她送到这家医院。难道这就是上天的安排。

几个月后,金凤爸听说好好已经被人收养,过几天就要去美国。这下可把他给愁坏了。说出来吧,怕影响女儿以后的生活,不说吧,好好一旦去了美国,她们母女就天各一方,永无相见之日。

金凤爸实在憋不住了,像竹筒倒豆子一般把隐藏了几个月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全盘托出。她告诉金凤“孩子还活着!要被领养到美国。”金凤疯了似的赶到机场,才上演了刚才的一幕。

“叮咚”广播里再次响起:请乘坐CZ2586航班的旅客,请到5号候机厅等候上机。尼克夫妇微笑着把好好还给金凤转身走进安检口。

看着父女俩个抱在一起痛哭流涕,天真无邪的好好像似高兴地挥舞着小手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不知不觉悟中,丽娜的眼睛湿润了。

祝福厅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上一篇 : 婚姻的有效期
下一篇 : 求死的蚂蚁
祝福厅(zhufuting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祝福厅 zhufuting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-21